网站导航: 首页>>最新资讯

中国互联网第二次起飞

信息发布时间:2006-9-2 13:27:37  
激情与梦想,拼争与理性。

  这是我们在回首中国互联网12年历程时,冲刷净了所有的烦劳、辛苦、焦虑、渴望、喜悦之后,最终浮现在脑际的两句话。

  历经了烧钱、泡沫、跳水、蛰伏、苦撑,直至再度奋起,千淘万漉,吹尽狂沙,中国的互联网从业者已经在从观念到实际的产业运作模式上踏上了网络产业运营的正途。

  而除了决策的政府高层和相关部门,除了为建网铺路拼搏的科技和工程人员,除了附着并拼争于网络之中的商家、企业,在中国互联网十二年的发展历程中,另一个更为重要的角色就是接受、应用并进而在网络间找到全新数字生活的广大网民。在同样经历了免费、共享、自由、平等的网络理念和面对网恋、网婚、网骗等等的网络负面的双重洗礼之后,中国网民也已经以更为成熟的心态,迎接和应对互联网所带来的一切。而这一点则是更为重要的,因为这是互联网在中国生根、成长的基础。

  从1995年正式商用化以来,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正好经历了12年。12年里,中国互联网发展上演了一幕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跌宕起伏、令人荡气回肠的悲喜剧。一夜之间,它神话般地被推向顶峰,让所有和互联网沾边的人都昂首挺胸,犹如披了一件神圣的外衣;又一夜之间,它泡沫破灭、跌入低谷,让昔日趾高气昂的网络精英们,好比过街老鼠。

  大喜大悲过后,是互联网发展最艰难也最真实的日子。在漫长的期待中,是互联网顽强的努力。经过历时几年的网络泡沫、低谷徘徊和复苏突破以后,今天,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似乎迎来了新的春天。全国网民数量一举突破一亿,门户网站实现规模盈利,新一轮网络上市热潮涌动,一批网络精英跃上了财富排行榜,互联网大产业开始形成。种种数据和迹象显示:中国互联网产业正在迎来一个全新、真实的春天。

  第二次起飞期的本质特征:从小网站到大产业

  与十二年前一穷二白的网络产业基础不同,与互联网泡沫时代不同,第二次起飞期的互联网具有雄厚的产业基础。

  网民总数突破一亿,位居全球第二,为中国互联网走向第二次起飞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截止到去年底,我国的上网用户总人数超进一亿,同1997年10月第一次调查结果的62万上网用户数相比,现在的上网用户人数已是当初的160多倍。作为全世界第二大网络用户大国,过亿的网民为整个互联网产业的形成和起飞奠定了坚实的市场基础。无论是网络广告,还是网络游戏、短信、电子购物、电子银行、电子贸易等网络业务市场,都拥有了可观并足以创造规模效益的用户市场。

  网上域名增长势头强劲,企业网站挑大梁,为中国互联网走向第二次起飞期插上了有力的翅膀。截至去年底,全国网站数突破百万。从网站性质与服务内容来看,企业网站数的比例最大,占整个网站总数的近七成。较高的增长率表明我国互联网发展势头十分强劲。企业作为国家经济实力竞争的基本单元,企业网站的增加,表明企业越来越重视网络应用,网站将为企业率先抢到市场竞争的制高点提供有利条件,同时也为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复兴和整体起飞插上了有力的翅膀。

  宽带用户突破五千万,约占网民总数的二分之一,宽带互联网时代即将到来,为中国互联网走向第二次起飞期架好了桥梁。由于中国电信、中国网通等几大运营商的强力推动,中国宽带市场正在迅速进入一个快速成长期,其主要表现在:一是全国宽带用户2003年底突破1700万,到目前突破5000万,占全国网民的半壁江山;二是宽带应用已由早期互联网50%以上的电子邮件以及外部浏览,到现在大量的视频、大容量的软件、游戏应用开始出现;三是互联网应用提供商和运营商在合作机制方面的积极探索,已涌现出很多专门经营宽带应用内容的公司,使得宽带互联网产业生态链开始形成,并且网络增值服务经营模式的探索开始取得有效进展。宽带市场的发展,为包括通信运营业、设备制造业和网站在内的整个互联网产业的起飞奠定了基础。

  与互联网泡沫时代的盲目跟风、炒作概念不同,第二次起飞期是互联网转变经营模式、务实经营的结果,互联网产业开始步入良性发展期。

  泡沫破灭后,绝大多数随泡沫而生的互联网企业销声匿迹,而留存下来的网站是回归务实经营的那部分。网站经营者认识到新经济也是经济,必须遵循经济活动的基本规律。一方面他们推出各种丰富多彩的网络应用和服务,一方面控制成本降低支出。与此同时,网站开始推出有偿收费项目,培育网民的有偿信息消费新观念。今天的三大门户网站均已成功确立了多元化的收入模式。例如搜狐公司,把自己称为新媒体、电子商务、通信及移动增值服务公司,四位一体,反映了门户网站的多元化发展的轨迹。如今,三大门户网站的收入来源中,网络广告所占的比例均已低于40%,而且非网络广告收入的增长势头迅猛。同时,丰富的应用服务吸引了众多用户的使用,又反过来带动了网络广告的增长,造就了网站持续赢利的喜人业绩。

  与互联网泡沫时期中国互联网业缺乏有影响的重量级企业不同,第二次起飞期的一个突出标志是正在形成一批以门户网站和专业网站为代表的产业小巨人。

  我们说一个产业形成的很重要的标志是有没有一批产业巨人。比如说,与汽车产业相联系的,必定是以宝马、奔驰、通用为标志的一批该领域的产业巨人。同样,我们认为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已经初具规模并正在实现整体起飞,一个突出的标志是在国内已经形成了以门户网站和专业网站为代表的产业小巨人。以新浪、搜狐、网易、盛大、TOM为代表的产业巨人,已经开始向传统产业巨人瞄准。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概念股”上半年的财务报告显示,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季度净利润首次携手迈入“千万美元俱乐部”。以市值来看,新浪、网易、搜狐三家互联网公司的总市值已超过大多数当年在香港上市的红筹股。我们可以来看这样一组比较数字,搜狐的价值相当于什么?以市值算相当于1个燕京啤酒,2个上海航空,3个神州数码,4个华润置地,8个物美,20个北大青鸟环宇。新浪的价值又相当于什么?它相当于1个四川长虹、2个光明乳业、3个上海第一百货、4个海南航空、8个华润置地。从这些比较数字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些新兴产业巨人的分量了。其实,新浪、搜狐、网易三家只是构成网站这一环节上的第一梯队,排在第二梯队的盛大、TOM、掌上灵通、携程网、中华网等网站的实际年收入也接近亿元。而腾讯、空中网、慧聪等第三梯队网站每年实际收入也已经超过5000万元。此外,还有不计其数的行业网站、人才网站,他们的收入也都超过千万元。

  与网络泡沫时代只有几十个人、几十台电脑的小网站唱主角不同,第二次起飞期的根本特征是连接互联网上中下游的产业链机制正在形成,是整个互联网产业的整体起飞。

  确定一个产业是否形成的另一个标志是有没有形成连接产业上中下游的产业链机制,这是整个互联网产业整体起飞的重要保障。在互联网泡沫时期,应该说,是没有这种产业链机制的,因为那时内容和接入是不“对话”的,网站和内容产业也是脱节的,所以互联网产业链的上中下游是相互脱节的。当时如果提到互联网产业,其实就是网站的概念。一个小网站当然不能算是一个大产业。

  今天则不同,能够迎来互联网第二次起飞期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互联网产业的各个环节在实践中认识到了合作的重要性,并摸索出了一条分工合作的产业链机制。移动梦网无疑是互联网产业链大合作的第一次成功尝试。2000年时,中国移动短信只有10亿条,“移动梦网”启动后,广大中小互联网企业纷纷参与,2002年中国移动短信达到了900亿条,2003年达2000亿条,2006年达到6000亿条。移动梦网的成功推出,不仅拉动了移动短信收入的剧增,也给互联网产业走出低谷、重振雄风注入了新鲜的血液。继“移动梦网”产业价值链取得成功后,“互联星空”、“联通无限”“宽带我世界”相继推出。互联网产业价值链在最初已形成的由最终用户、互联网企业和制造商构成的简单产业链上不断地细分和延伸,互联网内容提供商、接入服务商、系统集成商、应用开发商和软件商、传统行业、大企业、政府纷纷加入其中,互联网产业价值链已经基本形成,并且在日益壮大。

  与互联网泡沫时期国际风险资本的盲目炒作获取暴利不同,第二次起飞期的到来也借助了国际资本的再次助力,但是这一次它们的选择是谨慎的选择,理性的回归,是从风险投资到战略投资的转变。

  如果说新技术是互联网产业的引擎,那么风险资金无疑就是燃料。2005年,国际资本在逃离之后重新眷顾中国互联网,这是中国互联网迎来第二次起飞期的强大动力。

  2004年5月出炉的《Zero2ipo-清科中国创业投资2004年第一季度调查报告》显示,互联网行业的复苏导致了投资行业结构的局部变化。调查显示,该季度互联网行业以接近投资总额50%的“得分”夺冠。

  另一方面:新浪、搜狐、网易三大中国门户网站在纳斯达克的股价数十倍地疯涨,成为领跑明星。进入2004年,中国互联网界的一连串上市活动将中国互联网的第二次上市浪潮逐渐推向高峰。相对于互联网泡沫时期靠炒作获取暴利而言,这次国际资本市场显得理性和务实。

  对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投资行为已经从风险投资转向了战略投资。分析家认为,一般情况下,单纯风险资金对一个项目的投资不会超过两年,这种投资对于一家公司的长期发展来说其实是非常不利的,因为股权结构的变化很容易导致公司经营方向的变化,而经营方向变化就很难形成稳定的核心竞争力。而这一次的融资在这些企业已经实现盈利时进入,同以往的风险投资有很大的不同,已经进入了战略投资的层面。因为他们也看到,中国互联网产业前景广阔,不仅跟中国增长迅猛的经济相关,更重要的事实是,以电信、IT和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产业已经或正在取代以机械制造业等为代表的传统产业,在国民经济发展中居于龙头地位。

  第二次起飞期能否全面到来,关键看两大突破

  综合第一大部分的内容所述,中国互联网产业正在迎来新的春天。但是,第二次起飞期能否全面到来,关键看以下两个领域的突破。

  应用的突破:打通互联网产业全面走向第二次起飞期的“瓶颈”。

  这些年来,伴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互联网的从业者千方百计在应用上打开缺口,让互联网尽可能发挥更大的商业价值,也取得了一些成效。但是从大的方面来说,应用依然是中国互联网产业实现整体起飞的“瓶颈”。应用的缺乏,使得互联网产业基础迅猛扩张的绩效难以转化为互联网产业整体起飞的动力。比如网民迅猛增长,但是由于应用没有突破,这些网民大多停留在浏览信息、收发邮件上,并没有转化为价值较高的网络商业消费者;又比如技术飞速发展,但是由于应用没有突破,这些先进技术只能停留在互联网这个“大实验室”上供网民试用,而无法实现商业价值。

  当前,正是中国互联网产业全面走向第二次起飞期的重要时期,能不能实现这个理想,首先要看应用能不能突破。

  手机短信的启迪——应用来自网络与文化的结合

  手机短信无疑是互联网应用最成功的案例之一。短信是什么?是技术?是内容?它其实是一种文化。这一点从短信的内容上就可以看出。有人做过这样的统计分析,短信内容只有十分之一是实用信息,另外十分之九是笑话、调侃。手机短信的大部分内容都无法通过人与人对话的方式(比如寻呼、电话)表达出来,而手机短信的人-机-人对话的方式恰好符合了中国人含蓄的表达方式。手机短信现象给我们的启迪就是,在互联网与文化的结合上我们可以大做文章。

  网校繁荣的启迪——应用来自网络与教育的结合

  哪怕是在互联网处于寒冬之际,有一类网站却风景独好,它就是网校。教育在全球都是个“万岁产业”,市场潜力巨大。但是教育也存在师资水平差别大、分布范围不均衡的现象。而寻求最好的教师、最好的学校是每个学生、每位家长的共同心愿。互联网的普及使这一愿望得到了实现。就目前而言,网络教育的大市场仅仅开发出“冰山一角”,里面还大有文章可做。

  网络游戏的启迪——应用来自网络与娱乐的结合

  盛大的成功使网络游戏成为了大家研究和关注的焦点。据预测,2004年中国网络游戏用户将达到2300万,付费用户将达到1200万。网络游戏的本质是什么?它其实是互联网与娱乐业的完美结合。

  电子商务的启迪——应用来自网络与传统经济的结合

  据统计数据显示,预计2004年中国的电子商务市场总值约为117亿美元左右,占同期亚太市场269亿美元的44%左右。目前,我国拥有约15000家大中型企业和1000万家小企业,到了2005年,70%以上企业有能力运用电子商务的手段进行国际贸易活动。电子商务是互联网与传统经济的完美结合,它代表着未来贸易方式的发展方向,其应用和推广将给社会和经济带来极大的效益,加快推动互联网走向繁荣。

  从以上这些案例我们可以看出,互联网应用的突破关键在于找到它与传统经济、传统文化、传统教育、传统娱乐业等传统行业的结合点。找到了结合点,就找到了应用,也就找到了出路。

  产业生态圈的突破:解决社会信息化和企业要盈利的矛盾,建立互联网产业全面走向第二次起飞期的合作机制。解决了应用问题,就等于打通了互联网通向春天的“瓶颈”,但是离春天的目标依然有一段距离。产业生态圈的突破,就是解决这一段距离的第二个关键。

  从先锋到先烈——互联网泡沫的根本原因在哪里

  见证过中国互联网发展历程的人们一定不会忘记,当年在北京中关村路口高高竖起的一块大牌子:信息高速公路离我们有多远?前面500米。这就是互联网先锋赢海威做的广告牌。从这一块广告牌我们可以看出赢海威的经营理念——要凭借企业个体推动社会信息化。其实,当时有这种理念的不仅仅是赢海威一家,8848、酷必得等一批网络先锋,都凭着对互联网的执着信念,要将互联网事业、将社会信息化进行到底。但是结果却事非人愿,张树新无奈离开,赢海威高层集体辞职,8848、酷必得先后倒闭,网络先锋变成了网络先烈。为什么?关键问题在于他们的经营理念——凭借企业个体推动社会信息化。社会信息化的工程有多大?企业个体的力量又有多大?这种悬殊的对比使结果显而易见。这就好比在茫茫的大沙漠上栽果树,栽果树需要浇水、施肥,有的人就挑着水和肥料往大沙漠上浇,没等土地肥沃就累死了。有些人好不容易等到土地变得有些肥沃了,但由于市场是开放的,别的没付出劳动的竞争者又来了,在你耕耘的土地上插上一些树苗,摘走了长出的果实。这是中国第一批互联网先锋变成互联网先烈的核心原因,也是中国互联网遭受挫折的根本所在。

  在沙漠中营造绿洲——互联网新圈地运动的意义何在

  相比第一批网络先锋而言,中国第二批互联网创业者就成熟多了,务实多了。他们不浮躁、不烧钱,注重实干、注重盈利,凡事都以企业的利益为出发点,以企业的利益为归宿。本来这种经营行为应该值得提倡,但是问题在于,这种行为和心理对当前整个中国的互联网发展却并非好事。大家都只注重企业“小我”的利益,社会信息化“大我”的利益谁来考虑?这同样好比在沙漠上栽果树,原来大家乱烧钱就好比乱洒水,成效不明显又牺牲了自我。现在大家都等着摘果子,却没有人愿意做洒水这些普及工作。那么果子从何而来?

  网络泡沫破灭后,互联网产业链任何一个环节要想单靠自身的努力获得突破、实现盈利都显得更加困难。所以,谁都不愿意再做第二批网络先烈了。这就是此前网络经济在低谷久久徘徊的另一个根本原因。这个时候,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等国家主导电信运营商,推出移动梦网和互联星空等全新的产业生态圈的概念,无疑是一抹宜人的春风。同样拿在沙漠上栽果树比喻。大家都怕企业个体力量太小,洒水施肥后成果被人掠夺。这时,中国移动、中国电信来跟大家说,我们一起在沙漠上圈一块地,把它围起来,大家一起浇水、一起施肥、一起栽树、一起摘果子,再根据出力大小来分果子。因为圈了一块地,相对范围有限,所以大家再不怕势单力薄杯水车薪;因为圈了一块地,别人进不来,所以大家再不怕胜利果实被偷走;因为分工清晰,大家都知道自己的努力方向;因为分配合理,所以大家心情愉快生态圈链条十分牢固。

  产业生态圈,这个互联网领域的新圈地运动,以其特有的魅力,给互联网产业的整体起飞建立了良性的运作机制。

  应用先导与合作互利——关于构建互联网产业生态圈的几点思考

  产业生态圈是个新生事物,但是并非所有的新生事物都一定能够很好地成长。避免产业生态圈成为新的泡沫,还需我们在构建时更加理性和务实。第一,应用要先导。没有应用,就没有方向。要围绕应用来确定元素,避免把不相干的元素拉进来。第二,运营商要发挥主导。电信运营商拥有雄厚的网络实力、庞大的客户资源、全网的收费能力和良好的社会信用,由它主导对于产业生态圈的组建、运行和售后都十分有利。第三,要组建科学的业务链。要根据(应用)业务的构成,合理确定分工,组建科学、高效的业务链条。第四,要建立合理的分利体系。这是保证产业生态圈长久高效运转的关键。要根据大家对于生态圈的贡献来确定分利比例。分利要按照市场经济的法则,尽可能地量化和简单化,并逐步完善。
 
[打印][刷新][顶部][返回][关闭]